守在真爱第一出口:等你爱我用十年
发布时间:2018-12-18 04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26

  我,朱雅苹的初恋花了十年等待,从最青春开始——

  2003年9月,我考入慈利一中念高中1.6.3.女.人.网。我的后面,坐着一个黑黑壮壮的男孩,他就是张一林,体育特长生,是被班主任争取到我班的。原因只有一个,在运动会上他为我班拿分,人称“宇宙哥”。一天,他轻轻在我背后捅了我一下,我扭过头,正好迎上他暖暖的笑容,我脱口而出:“你的牙好白啊!”他立刻羞红了脸:“我知道我很黑,才显得牙白。”这人,还挺幽默。一连几天,他都递给我零食,他知道的,我一有零食就沦陷……懵懂的年纪,我喜欢上了他。

  我悄悄等待着某一天,他来对我表白,我想象着一万个我该如何答应的模样……一节自习课上,他递给我一张纸条,当我满怀希望的打开纸条时,只见上面写着:我喜欢董东,希望你能撮合我俩!

  我握着那张小纸条,鼻头有些酸,眼睛有些辣,不过还好,他坐在我背后,看不到我的表情。直到下课时,我才艰难地写下两个字:尽量。

  董东,我初中最好的同学,校花一枚。我们是携手走进高中的闺蜜。我把张一林的意思告诉给了董东,董东说她目前还没有动心。董东的回答,让我有些宽慰,但我没好意思告诉她,我其实早就喜欢上了张一林我总想着,只要董东不答应,我身为前排同桌,离他那么近,总会有机会的。但是,一个多月后,班极的篮球赛上,董东歇斯底里地大喊“宇宙哥加油”,比赛结束后,我看到,他们牵手了。

  以后,虽然他们常常叫上我,还封我为“媒婆”,可我大多不参与他们的约会。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,如果看到他温暖地对我笑,我的心会更疼!

  2008年,张一林被湖南体育学院特招,而我的分数,足以考上武汉大学,我梦想的学校。为了不离我一厢情愿的初恋太远,我报考了湖南师范学院,只是为了能和张一林近些,而董东考上了湖南商学院。

  董东和张一林的恋情在大学还在持续,只是矛盾越来越多,每次他俩一吵架,就找我评理,而我认真分析他们的矛盾,及时纠正。张一林笑称我是他们爱情的“检验师”。

  其实,我知道自己还喜欢着张一林,一直没有恋爱,想等他幸福。我开始准备考研,我要为自己不得志的初恋找到另一条出路。

  2010年底,而那个因为脸黑才显得牙白的张一林,却如鱼得水,混得如明星一样光亮。因为微笑迷人,被评为全国十大“微笑”之星来自163nvren.com。我故意挖苦,你祖上积了阴德,让你如此闪耀。其实那是一种酸葡萄的心理,因为那种不能言表更无法诠释的爱。后来张一林被评为湖南奥运之星、湖南健美先生。更有星控发现后力邀他参加电视剧的拍摄。我怂恿他:去啊去啊,被某个老女人潜了后,便可以辉煌腾达、星光无限了。

  张一林无辜地问:“真要被潜才可以红么,那我宁愿做个普通人。”我一阵狂笑,这厮还挺纯!

  2010年4月,我以应届考生的身份考取了中山大学的研究生。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天,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我开始筹谋该如何向张一林告别,到那天我会不会泪流满面,抑或求他给我一个拥抱。当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已经无法接通,这时我才明白我为了准备研究生考试,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过张一林了。

  原来,张一林比我们早一年大学毕业,担任了“金仁堡”健身会所的教练,因为身材好,有亲和力,他竟然成为健身会所的头牌来源

  我跑到“金仁堡”健身会所去找他,却被告知他请假两个月,此时不知跑哪里去了。5月1日小长假,我回到慈利,在老家见到了张一林,他整个人颓废臃肿地我都认不出来了……

  他告诉我,董东要去澳大利亚留学了,不想打扰我考研,所以暂时还没告诉我……

  显然,失恋的打击在他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。他天天以酒买醉,暴喝暴饮,也不再去健身会所工作。常年的体育锻炼突然停下来,二个月的时间便达到了100公斤,整个人完全变了样。一个身体浮肿的健身教练是无立足之地的,被开除后他回到了老家。

  我的心在巨震,作为她俩的爱情检验师,我知道董东早就想提分手,只是贪恋张一林的照顾,加上我的劝说,才维持至今。

  8月10日,我开始在中山大学读书。我经常发短信给张一林,安慰着他,凭借平常对他的了解,讲一些他喜欢的体育明星的趣事,给他快递他最爱吃的夏威夷果……

  十一长假,我再次回到慈利。我坚持让张一林送我去火车站。一路上,我变得沉默,我想告诉他,我喜欢他,可又担心被拒绝。直到进站前一刻,我抱住张一林吻了他的右脸一下,然后头也不回地上了火车上车后,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“当年,你拿零食勾引了姐的芳心,却喜欢的不是姐……现在,姐给个机会让你喜欢,愿意吗?”

  半晌,手机震动:“如果你不介意,我愿意!”这个家伙,终于开窍!在我的鼓励下,张一林终于走出阴霾,他骨子里的健美梦又开始萌芽,我视频督促他健身,逼着他恢复到以前的身材,然后,他应聘到慈利“力德健身馆”做教练。

  2012年7月,我研究生毕业后,到长沙湖南水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,担任器材管理主管。每个周末,张一林都会跑来长沙看我,我陪着他去大小健身场所考察,晚饭后陪他散步,做一切他喜欢做的事……

推荐阅读:用“爱情”作践自己的女博士

  2013年春节前,董东从澳大利亚回国。那天我跟张一林说起这个消息时,我特地留意了他的表情,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神是复杂的……和我说话开始心不在焉。

  晚上,我悲从心生。回想起来,一直都是我在付出,10年前开始,也许我所谓的守候,只不过是一场单恋,张一林从来没有将我俩的合影放在网上,从来没有浪漫之举,甚至没有一声清晰的“我爱你”……

  8月12日,我辞职来到了北京,很快便在“创意”广告设计公司找到工作,租住在南三环边的首座绿洲。

  我给张一林发了一条短信:“十年前我就开始等你,我不怕等,只怕等来的不是爱!爱是需要两人合力才能解开幸福的城门。我有了幸福的正面,却无法得到幸福的反面。我还是像以前一样,做一个祝福者!”

  我想,如果张一林开口挽留,我也许会回头。可是,很久很久,我都没有收到他的回信。我最后的希望破灭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pgotime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